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字畫搜索
關健字(名稱,作者,簡介)
題 材
規 格
價格 -
  熱銷字畫
 
首頁 字畫資訊   
 
   字畫資訊

Google


畫家任重被曝多幅作品竟涉嫌臨仿抄襲
北京字畫網www.wsfbtz.icu
       當下中國的工筆畫創作,真正取得精湛技藝的成就者,寥寥無幾,大部分畫家都是拙劣的模仿,只懂得勾描暈染,缺乏對文化品性的認識和理解。當然,這種情況可能在于工筆畫偏重于制作的過程,很多畫家在創作的時候,完全掉入制作的具體的技巧之中,淪為“工匠”。事實上很多工筆畫家都在追求新的圖式和新的視覺符號,過度追求畫面,但是內容重復而沒有深度。人物畫就畫都市少男少女的衣服、少數民族就畫一群人的衣紋服飾、山水畫就是工筆重彩渲染、花鳥畫就是畫一堆植物中幾只鳥等等,這些作品在創作之初沒有新意,具體畫的時候就更是重重復復,生硬死板。 
      藝術大師徐悲鴻先生曾對“泥古”國畫的保守進行猛烈攻擊; 
      吳冠中先生講:“中國繪畫其中一個弊病就是陳陳相因,近親繁殖”; 
      藝術大師趙無極先生說“近代中國失去了創造力” 
      當代藝術家蔡國強:“國畫一百多年來沒有很好的畫家” 
      姑且不論以上藝術大家言論是否正確,究其本質都是在說繪畫藝術的創造力和想象力 
然而任x對宋代繪畫、畫家張大千、陳洪綬、于非闇等大家完全臨摹,不加任何掩飾竟敢提寫自己姓名的作品,堂而皇之的進行拍賣且價格不菲。
      學習別人優秀作品未嘗不可,但完全臨摹,并且以高價流入市場。這是藝術工作者的操守嗎? 
      如果臨摹別人作品賣高價,試問文學作品可以這樣嗎?電影可以這樣嗎? 
      臨摹和抄襲的區別 
      在古代,藝術作品臨摹和抄襲幾乎沒有明確限定,臨摹和抄襲大多情況下是一回事。因為農業社會信息傳播極其有限,加之當時沒有知識產權保護觀念。可是步入現代社會,法律成為衡量文明化和現代化的標準,知識產權法保護每個人的知識創造。對于文藝作品,臨摹和抄襲就有了明確規定。有人可能舉例:比如上世紀張大千造假畫,以假亂真。一方面說明張大千臨摹功夫高,但也成為其污點,齊白石就曾表示對張大千造假畫的不滿態度。 
古代藝術作品,是人類共同的精神財富,學習其方法內涵而不是只學表象。如果現代人摘抄一部《紅樓夢》署名自己的名字,這當然是抄襲。為什么繪畫不是呢?美術史上的大藝術家沒有一位是因為抄襲別人作品而名垂千古,學習歷史不能重復歷史,學習古人不能重復古人是現在主流的美學價值觀。但今天仍然有一部分畫家是學習古人,重復古人還自詡:“技術一流”,簡直是對藝術的無知。 
      臨摹古畫原是學習國畫的方法,所謂“師法古人、師法造化”,然而,作為一位藝術家其作品能否給時代注入新鮮活力才是評價畫家最重要的標準。古人的藝術達到一個高峰,作為后輩不能一味安于吃古人“殘羹冷炙”,要有所創造。任x自詡人物、山水、花鳥、翎毛、走獸、神佛無一不通,然而其作品根本就是涉嫌抄襲古人,畫匠水平,毫無創見。在學術界抄襲別人作品是很可恥的行為,如果抄襲的畫也能價格百萬,試問美術學院的學生們是不是都是大師?他們的畫價格是不是也能買百萬?從技術層面來說,構圖,色彩,人物形象,都很近似,或者一模一樣,就是抄襲……
      任x臨摹古人作品但并未在落款中標注“仿”“臨摹”等字樣。把臨摹古人作品當作自己創作簡直是掩耳盜鈴。 
      他將這一作品多次臨摹出售,但是均沒有注明“仿”“臨”等字樣:
抄襲是把別人的文章或作品私自照抄作為自己的文章或作品公開發表,顯然,任x公開發表發表其臨摹古人作品,沒有絲毫忌諱。 
前兩年抄襲菌發過一篇文章: 
      雞瘟:一只金雞惹的禍!著名工筆畫家被舉報抄襲? 
講的是一個“著名”工筆畫家被舉報抄襲之事,當時網友評論了幾句就被拉黑: 
      而這位著名畫家網絡上一直這樣宣傳: 
       他15歲就在央視《新聞聯播》中亮相,16歲時得過的大大小小獎項已經不計其數。 
       他被譽為“當代張大千”,其作品火爆一時的情景甚至被稱為“任重現象”而被業界津津樂道。 
      我們翻看他的簡歷也不難發現他: 
幼承庭訓,隨父習詩文書畫。對傳統文化有特殊之愛好和認識,不獨以畫見長。其人心靜如水、志節高邁,治學態度嚴謹勤奮。故其作品不論山水、人物、花鳥淵雅靜穆,清逸高古。幼時即屢獲國內外美展大獎;16歲時作品《白山茶》獲全國“明星杯”書畫大展金獎;臺灣環護書畫大展優異獎。曾獲“法國艾菲爾鐵塔藝術杯”佳作獎。1997年作品入選“97首屆歐洲中國藝術大展”和中huarenmingonghe國文hua部主辦“北京首屆國際扇面書畫藝術大展”。。。 
      再如: 
      年少才俊,深思敏學。自幼得乃翁教誨,筑基國學涵養詩文,遍臨名跡精研古法。弱冠以后游學四方,客居于京滬蜀等地。尋師訪友登山臨水,善師前賢之跡更師前賢之心。所作花鳥山水人物,高古典麗淵雅靜穆。集古之大成,自抒機杼。年方逾立,各科并兼。近歲作品廣為流傳,遍獲賞音,當世藝文收藏界以未來大師視之而寄以厚望。 
      不過,事隔多年,被評論家稱為“大隱而于市,玩物又不喪志;賺大錢而無需躬屈,近權貴又不必迎送;一支妙筆畫盡榮華與清凈。”的他,又帶著涉嫌抄襲之作回來了!!! 
2017年胡潤藝術家排行榜任重身價2407萬人民幣 
2018年畫家任重市場成交額2681萬人民幣 
2019年畫家任重市場成交額4694萬人民幣
     近幾年來,“著名”畫家任重國畫作品在藝術品市場上炙手可熱。然而這些工筆畫作品很多系涉嫌抄襲古人繪畫作品,在其原來基礎上略微變化就成為自己作品…… 
       任重臨摹張大千的作品,流入拍賣市場居然以一百二十余萬人民幣,這種沒有絲毫個人創見的作品賣的如此高價,簡直匪夷所思。  
      觀其任重人物 山水 花鳥,無一不是涉嫌抄襲、臨摹的產物,作品程式化嚴重,缺乏創新。幾乎所有作品均是變體臨摹。 
       相信看到這里大家一目了然,這幅畫簡直就是百分之百的涉嫌抄襲 
       大家再看看下面這幅作品,任重把張大千先生的作品只是在背后出加點火焰紋,蓮花座加點裝上,百分之九十幾乎無二,完全就是拼接,復制的產物……
      OK,既然說到張大千,很多人說他是作假和抄襲,這個在很大層面確實是不用質疑的。不過抄襲菌要說的是這其中還要分兩種,第一種就是作假,繪制復制品,用前人的筆法和風格繪制前人沒有的作品當成前人的作品,以假充真,把假的當成真的去賣從中漁利;另一種是仿前人畫作,仿前人筆意創作新作品,其實也相當于作假,但是這種作假呢有一點不同,就是畫面上署上“臨”“仿”等字樣,大家一看就知道咋回事,知道你是泥古,在推陳出新,對你倍兒尊敬,覺得你真的太棒了,把某某大師的筆法運用的爐火純青,連路人都得給你點贊。 
      不過,說回到現代。現在很多人看著張大千年年升高的拍賣價格,眼紅了,心黑了,再加上所受教育水平有限(劃重點),以及道德素質太差(加粗劃重點),于是就被豬油蒙了心,拼命維護自己的祖師爺張大千和杜尚同志還有畢加索等,把他們當成靈魂導師,藝術的明燈,覺得抄襲借鑒有理有據,經常無知的拿出來在評論區一遍遍的刷下限。孰不知你壓根都不了解人家啥意思,就特么在那舔著臉網上貼,關鍵是連熱屁股都沒有,貼的全是棺材板子。 
      抄襲菌只想說一句,請您冷靜!只要你有上面那個想法的時候,能不能先給自己兩嘴巴子,問問自己憑什么,問問自己隔壁老王來偷你媳婦你愿意不?如果你愿意的話,那抄襲菌真無話可說,覺得你真牛掰,告訴我你家在哪,我讓我兄弟現在就搬過去住。但是如果你不愿意,那你為什么要偷別人的作品?難道跟孔乙己似的嘟嘟囔囔的來一句“藝術家”的偷不算偷? 
      但凡你只要聽進去齊白石的那句“學我者生,似我者死。”,你就不會無知成這個樣子! 
      另外,有些狡猾的抄襲者,會選擇“臨摹”古人的作品,并堂而皇之,或者說厚顏無恥地署上自己的大名。 
      這個從道德上,是不可取的。 
      畢竟,一個缺乏原創力的民族,是一個可悲的民族。 
一個沒有原創力的書畫家,很難成為一個大家。 
到這里,我們再反觀任x這種直接“侵占”他人作品為己出的行為實在讓人扼腕。 
       薛評論家曾言: 
       朔方任重,年少才俊,深思敏學,自幼得乃翁教誨,筑基國學,涵養詩文,鉆研書法,入院校而力脫時趨,不竟其業,隱于滬而精研古法,自成家數。善師前賢之跡,更師前賢之心,尤能借徑大千張,解讀古人,始工花鳥,漸耽人物,亦作山水,上溯晉唐宋元,時參老蓮唐仇,于徽宗院體,參悟尤深。一往從容不迫,兼以沉思靜慮,見其微,察其著,恭摹,對臨、背臨、縮臨,時局部,時整體,良工苦心,焚膏繼晷。間以造物為師,對景寫生,精心體物。欲集古之大成,自出機杼,年方逾立,各科并兼。或工筆,或白描、或沒骨、或青綠,功力深厚,古意盎然,筆法老到,設色精美,周密不茍,時見遠思,題畫小楷,亦復妍雅。人物體格多樣,重在傳神,巧密而有情思;花鳥尤自成體貌,薈萃眾美,神妙生動,精工而恬靜,華貴而雍穆,松針松果,窮其變化,栩栩如生,幽情遠思,不讓前賢。近歲作品之廣為流傳,遍獲賞音,良有以也。余覽其作,驚其功力深湛,別有卓識,雖不敢謂人物、山水無懈可擊,濫發溢美之詞。然嘆羨之余,環顧畫壇,舉一反三,頗覺良有啟示。蓋今之畫者,自成一家無非兩途:急躁者,每先求新異無法,再求藝術品位;沉穩者,而先求古法吾手藝術質量,再求化古為我。人所共知,后者之難遠甚于前者,而欲求接續文脈,血戰古人,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又非后者不能。 
      如今看來,真是好不可笑~ 
      朱其直言:這無非是用素描畫水墨,哪來的高古格調? 
      此前葉某抄襲比利時藝術家西爾萬的事件,鬧得全國藝術界沸沸揚揚。 
      中國美術家協會2019年9月26日也在官網發布《中國美協對抄襲侵權作品堅決說:不!關于監督美術展覽作品抄襲侵權行為的公告》 
      試問,作者可以辯護說“我在臨摹照片,不是抄襲”嗎? 
      聲明:本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一并致謝,抄襲菌整編并客觀發布。本文不代表“抄襲的藝術”任何觀點,轉載請務必與后臺聯系,盜文引起的舉報和糾紛與本號無關,看完別忘了四件事:打賞、評論、點贊、轉發喲,呵呵,別低頭皇冠會掉,別懦弱抄襲會笑哦!
 
上一篇: 復工之后的藝術將何為?
下一篇: 中國當代書畫市場的發展瓶頸與突破策略
   

版權所有 北京九鼎齋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6號院5號樓1層108  
服務熱線:010-56077758 188-100-19298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7026723號   網站建設 公網安備 36100202000108號
捕鱼大师稳赢版现金 江苏快3预测大小 快乐8是合法网站吗 内蒙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江苏十一选五的彩票 极速飞艇不倍投计划 股票融资加杠杆利息怎么算 广西快乐双彩技巧 天津时时彩开奖号码直播 广州期货配资公司 11选5助手安卓版下载 黑龙江十一选五奖金 中国股市宏观分析 河北十二选五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走势图预测 河北11选5遗漏任三 广东十一选五五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