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戶:
密碼:
注冊新用戶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字畫搜索
關健字(名稱,作者,簡介)
題 材
規 格
價格 -
  熱銷字畫
 
首頁 字畫資訊   
 
   字畫資訊

Google


新冠疫情過后云博物館將成為常態嗎?
北京字畫網www.wsfbtz.icu
      現在受疫情的影響,世界各地的博物館幾乎都遭受了巨大的損失,大多關門謝客以求平安。與此同時,大批博物館把展示業務轉移到了線上,利用新技術帶來的便利大力推行各種在線服務,甚至借用了一個流行的字眼——“云”。于是,無數云博物館紛紛上線,在社交媒體的助力之下占據了網絡新聞、推特(Twitter)、微博、微信等互聯網的各個角落。于是,云博物館是否會取代傳統博物館,或者說未來的博物館會是什么樣子,成為了時下熱議的話題。 
       疫情中的博物館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沖擊。各國的封閉隔離政策讓博物館這一公共文化機構集體關閉。在這種困境下,幾乎所有博物館都加緊了在線服務的開展,甚至在虛擬現實中提供展覽和參觀服務。在社交媒體的幫助下,世界各國的博物館在閉館的同時紛紛開放了線上瀏覽的業務。疫情有意或無意地加速了博物館數字化的進程,讓人們對未來博物館的形態和服務內容充滿了期待。未來博物館的樣子究竟為何?博物館的概念是否會在數字化的浪潮中發生改變?這正是本期“美術聚焦”欄目所提出的問題,以期待社會各界共同給出答案。 
  在一個似乎所有的東西都應該被搬上互聯網的時代里,技術的發展已經讓我們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一切都是新的:移動支付、虛擬現實、在線游戲……技術進步的步伐是如此快速。在這個特殊時期,新技術又體現出它神奇的力量。 
  要回答這個問題,首先要解決兩點疑問:什么是在線博物館(云博物館)?以及人們如何參觀——更準確地說是利用好博物館?每一次數字技術的重大突破都吸引我們向著博物館的新形態邁進。5G技術、虛擬現實技術的革命對博物館產生了巨大的影響,但未來的博物館真的是網絡化的嗎?云博物館會成為未來的主流嗎? 
  無論從目前的哪個方面去定義,博物館的屬性中都帶有一個擁有實體空間的建筑物,但其實有很多學術機構、藝術品收藏機構并不需要專門用一個物理空間來定義。作為一種“收藏、保護和提供參觀途徑的機構”,博物館的物理建筑有時候反而具有一定的局限性,阻礙了很多交通不便的觀眾進入博物館參觀。在這一點上,在線博物館具有巨大的優勢,它允許人們在世界任意一個角落欣賞和研究自己關注的文物或者藝術品。所以,我們可以暫且把字典中關于博物館的定義拋開,看一看博物館在物理空間之外的網絡世界里還具有什么樣的優勢。 
  以盧浮宮博物館為例。盧浮宮博物館是世界上參觀人數最多的博物館之一,2018年的參觀人數達到了1020萬,比2017年增加了25%。盧浮宮建筑位于歐洲的中心城市巴黎,恢宏而華美。除了豐富的藏品之外,這座建筑極大地提升了它作為最受歡迎的博物館的地位。但對于很多博物館來說,過多的參觀者顯然不是一件好事。比如秘魯的世界文化遺產馬丘比丘,其參觀人數多年以來都遠遠超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議的人數限制。參觀人數過多必然會讓歷史古跡承受壓力,甚至可能因此遭到損害,這也是包括北京故宮博物院在內的很多機構的擔憂之一。因此,如控制出票總量、減少開放時間等各種限制參觀者數量的措施就成為了很多博物館所認同的解決方案。畢竟,對于世界上最珍貴的文物來說,是否可以向公眾展示本身就構成了一個問題。光線、濕度、溫度……任何一個小小的疏忽都可能讓一件文物珍品處在危險之下。 
  倫敦維多利亞與阿爾伯特博物館所藏的波斯阿爾達比勒地毯(ArdabilCarpet),在博物館每天的開放時間中,每個小時僅僅點亮照明燈10分鐘,以便游客在不破壞地毯豐富色彩和精美質感的情況下欣賞它。這種對光照時間都如此嚴格的限制實際上只表明了一點:所有博物館都在努力讓藏品在公開展出的同時,盡可能地保存下來,讓未來的參觀者也有幸能夠欣賞到。 
  這就是云博物館,或者說在線博物館給我們帶來的最大的益處之一:文物保護。隨著世界人口的不斷增長,為了看到那些精美的歷史文物、手工藝品和藝術品,我們要尋找一種新的方式——而不是滿世界旅行。如果在線博物館在把參觀者和文物完全隔絕開來的同時,還能把博物館中的展品分享給世界,這又會對博物館的其他職能和活動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根據《互聯網世界》雜志2019年4月的最新統計數據,世界56.1%的人口擁有互聯網接口,這意味著潛在的在線博物館訪問者數量超過43億。隨著虛擬現實技術的進步,我們不難想象未來會出現這樣一種情況:學生們在課堂上戴著虛擬現實設備參加老師策劃的旅行,參觀世界最著名的一些博物館,就像在一個真實的博物館中行走。甚至,根據網絡狀況,我們不用通過在線的虛擬博物館參觀就可以學習和理解藝術品的內容。無論是通過社交媒體的現場問答活動、對展覽策展人和藝術家的采訪,還是最流行的網絡直播,有多種方式可以把藝術愛好者和博物館、藝術家聯系在一起。 
  博物館是否會完成徹底的數字化和網絡化的問題尚無定論。目前熱門的云博物館的概念,只是實體博物館的一次升級而非革命。真正影響未來博物館模式的關鍵,在于觀眾——手持著平板電腦長大的一代人是否能夠習慣傳統的參觀模式?或者說,傳統實體博物館的使命在于為少數人提供一個懷舊的機會,而包括專業人士在內的主體觀眾,很可能將在數字浪潮中完成參觀模式的進化。新冠疫情的到來讓在線博物館成為了一時的熱門,但圍繞它的討論和質疑還將繼續下去。
  博物館能夠完全網絡化、數字化嗎?難道面對著藝術品實物的時候,人們不會有著更本質、更興奮的審美體驗嗎?盧浮宮博物館可以把《蒙娜·麗莎》進行甚至肉眼看不到的高清數字化,并通過谷歌藝術和博物館網站分享給世界,但人們仍然會蜂擁至巴黎,在人群中去捕捉那個神秘的微笑。這和我們在買到心儀的圖書后輕嗅紙張清香的道理是一樣的。 
  在當今歐美嚴重的疫情之下,主流的博物館幾乎無一不提供了虛擬參觀的在線服務,比如巴黎盧浮宮博物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等。事實上,把博物館的物理收藏轉化為在線內容并不依賴最新的高科技。倫敦國家肖像畫廊的館長尼古拉斯·庫里南(NicholasCullinan)在接受《藝術新聞》的采訪時曾經談到,大約有42%的網絡用戶來自于英國海外,他們訪問博物館的主要形式仍然是瀏覽圖片,因為虛擬現實技術驅動的一些新的服務受限于網絡帶寬而效果一般,無法引起嚴肅的參觀者的興趣。值得一提的是,社交媒體在博物館數字化、網絡化的過程中扮演了無比重要的角色,臉書、推特、微博、微信等平臺提供的便捷服務降低了在線博物館的準入門檻,也憑借他們巨大的用戶數成為人們訪問在線博物館的主要方式。 
  如此看來,在線博物館無疑可以打破時間和空間的限制,成為分享文化藝術最為便捷的方式。那么博物館完全數字化或網絡化的缺點是什么呢?在我們的時代中,購買紙質書或報刊已經不再是閱讀的主流,用點唱機或CD聽音樂也成為了過去,在線博物館是不是能夠用虛擬的數字程序取代放置在柜子中的展品?正如美國脫口秀泰斗喬治·卡林(GeorgeCarlin)曾經戲言的那樣,“從人類開始耕種的時候,擁有自己的‘東西’就成為了文明的標志。博物館讓我們保存了所有的‘東西’。”只要我們仍然需要“東西”,我們就需要實體的博物館。也許當人類完成另一次進化之后,才可能自身成為數字時代的一部分——而不是締造者和參與者。 
 
上一篇: 揚州畫派之名臣鹽商與畫家的文藝來往
下一篇: 軍事博物館已恢復開放
   

版權所有 北京九鼎齋文化有限公司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馬連道路6號院5號樓1層108  
服務熱線:010-56077758 188-100-19298   客服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7026723號   網站建設 公網安備 36100202000108號
捕鱼大师稳赢版现金 华东15选5专家预测号 江西时时彩360 陕西11选五中奖规则表 澳门三分彩规律 上海11选5推荐 福彩开奖结果查 白小姐必选一肖期期准 分分彩计划app推荐 安徽十一选五杀号 江苏国泰股票今日行 幸运农场计划专家 河北福彩排列7开奖结果 数学精彩三分钟pp 中国股市大宗交易 广西快乐双彩综合走势图表 2020赚钱的端游